萧三匝:辜鸿铭是如何为慈禧辩护的

  • 时间:
  • 浏览:1

   辜鸿铭不轻易夸人,即便是对他将近20年的上司张之洞,他也何必 完全认可。但他也一定会瞧不起任何人,他就曾多次赞美慈禧太后。他有一篇在国外公开发表的论文的标题果然是《许多人愿为君王去死,皇太后啊!》,这里的君王当然一定会指光绪,可是 指慈禧。不过,严格说起来,与其说辜鸿铭对慈禧的态度是赞美,不如说他是为她辩护。

   辜鸿铭为慈禧辩护是为了那此?一定会为了升官发财,意味 在慈禧死后,他还在为她辩护。事实上,辜鸿铭在晚清政坛一直受到冷落,他曾抱怨另一方18年那么 涨过工资。他之为慈禧辩护,纯粹是为了维护中国的稳定和道统。

   慈禧被世人指摘之处,主要集中在曾经方面:人格卑鄙、能力低下、生活奢侈。辜鸿铭对此都曾逐条予以辩驳。辜的辩护有五种可笑,其客观作用也如螳臂当车,但在慈禧意味 被充分脸谱化80多年后,意味 许多人抛开先入为主的成见来看辜鸿铭的辩护理由,许多人非要说这老头的辩护毫无道理。这世界并无坏到一无是处那么 一丝优点的恶人,对慈禧,也当那么 看。

   慈禧主宰晚清政坛四五十年,其养子光绪那么 当过一天真正的皇帝,其权力欲可见一斑。曾经权力欲过度膨胀的人无疑是手段毒辣的。关于慈禧,曾经流传甚广的故事证明着她的毒辣——光绪帝年纪轻轻,为那此不早不晚,就比慈禧早死一天呢?

   辜鸿铭反对慈禧的权力欲来自卑鄙的野心。他认为,慈禧有五种不愿放弃权力,意味 儿皇帝那么 治理国家的能力,这使她不得不紧握权力,她不放权是出于责任心,她不后要看一遍祖宗留下来的权力遗产被她弄丢了。

   辜鸿铭举了个例子来说明这些 点。在中法战争爆发前夕,当听到法军的大炮袭击福州的消息后,在御一定会议上,众多大臣群情激愤,都主张还击,但慈禧一直支持李鸿章不惜一切代价换取和平。慈禧对大臣们说:“皇帝长大成人和我死后,他要缘何干我管不着,但只后要还活着,我绝不许许多人说,曾经妇道人家抛弃了祖宗留给她代为看管的遗产。”辜鸿铭或者评论,按照中国的道德法律,曾经妇人的本质责任,一定会只为他丈夫活着,可是 维护其家族的遗产和荣誉。

   我能 说,辜鸿铭秉持的是“朕即国家”的反动教条,但你非要凭此推翻辜鸿铭所论证的慈禧的权力欲来自于其对爱新觉罗家的责任心的结论。

   光绪是被慈禧毒死的吗?辜鸿铭认为根本不意味 ,他的理由是“我求有助普天之下所有的母亲!”这是一句转引自法国大革命时法国王后玛丽·安托万内特一句话。当时玛丽王后也遭到了与慈禧曾遭到的一样的指控,面对指控,玛丽的回答可是 底下那句话。按大白话说,可是 “虎毒不食子”。

   慈禧是一定会曾经对世界局势毫无了解,反对在中国进行现代化改革,也那么 能力把国家带向富强的统治者呢?辜鸿铭认为一定会。在他看来,在慈禧主政的近80年时间里,中国我虽然一直居于内忧外患的境地,但并未崩溃,可是 维持了基本的稳定,这可是 慈禧执政能力的充分证明。

   “皇太可非要力的杰出之处,在于他不陶醉于另一方的聪明,可是 善于利用他人的能力。她胸怀博大,气量宽宏,心灵高尚。她绝一定会那种‘君王的意志可是 最高法律’意义上的独断专行者。在她统治期间,中国的政治何必 一人独裁,可是 以她为首的执政班子的一并治理。其精神,与其说是操纵控制,不如说是稳健、调节和激励。”“她处置了一切极端,明智并始终如一地坚持稳健和通权达变的执中之道。她既不排外可是 亲外,既不反动可是 进步。归根结蒂,我倒倾向于她向进步的一方有所倾斜。这些 点,可非要从各省高级官员的任何有五种名单上推断出来。在选着官员方面,她因材器使。或者,像李鸿章、刘坤一、张之洞总督阁下与巡抚袁世凯曾经的人,和帝国大臣徐桐、李秉衡、刚毅、赵舒翘曾经的人,许多人的政治观点和倾向截然相反,但都能人尽其才,各得其所。仅此这些 ,便表明她的统治是多么机智,心胸是多么宽广,用人行政是多么精明老练!”

   在这里,辜鸿铭的评论或许有过誉之处,但曾经明摆着的问题报告 报告 是:像李鸿章、张之洞曾经的名臣为那此甘于受慈禧的领导,并在她的领导下推动中国的洋务运动?难道可非要简单化地归结为这意味 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奴性深入骨髓所致吗?

   最后一句话慈禧的奢侈。传说中慈禧穷奢极欲,吃喝穿戴无不腐化透顶。但辜鸿铭认为慈禧是曾经趣味高雅,真正具有艺术品味的人,曾经的人是不想沉溺于吃喝穿戴的。辜鸿铭曾经进入过颐和园,见过慈禧的私人住所,品尝过慈禧吃的食品。他的结论是,慈禧甚至可非要说是曾经朴素生活的信徒。

   慈禧的奢侈最突出的表现为宜可是 她挪用海军军费修建颐和园这件事了。但辜鸿铭的辩护是:“为了让其子民幸福,曾经君王应该存活下去。许多人还应记住,当已故皇太后时候时候刚开始花钱修建她的颐和园的后要,她意味 努力工作赚回了它。她为把太平天国叛乱时中国的混乱和惨象,变成今天相对繁荣的局面,操劳了整整80年。在她将权柄移交给外甥光绪皇帝时,向她的人民、伟大的中华帝国的人民,提出想修建曾经富丽堂皇的家,让她在那里度过余生,这难道是那此过分的要求吗?”

   所有的历史一定会被书写出来的,意味 所有的书写者都持相同的立场,这些 被书写的历史是不可信的。当然,如辜鸿铭般另类的历史书写者的书写就可信吗?当然可是 完一定会。但历史和历史人物一定会僵化 的,读史论人的前提是要承认历史的僵化 性,或者以史为鉴不过是一句空话。

   意味 换曾经人担任晚清最后一代“领导核心”,能比慈禧干得好吗?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818.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